林庆财·内心依然信仰手艺

关键字: 来源:大家之家 作者:编辑 2017-05-16 15:29:53 0 人参与
[摘要] 引言:商人、企业家,固然是林庆财的身份之一,但这恐怕是离他本人最远的身份,或者不如说,林庆财非商人的成分更多一些。……

  引言:商人、企业家,固然是林庆财的身份之一,但这恐怕是离他本人最远的身份,或者不如说,林庆财非商人的成分更多一些。

  林庆财穿一件白色的中式对襟褂子,看书时,戴一副金边眼镜,温文尔雅;说话不紧不慢,语调平缓,讲到有趣的地方也会笑出声,露出爽朗的一面。

  他是个细腻的人,细腻到很难让自己闲下来,我们取景拍照时,他不支使手下的工人,而是自己动手,挪库房里的木材,搬家具……俨然习惯性地亲力亲为,依旧保留着传统手艺人的质朴和勤快。

  林庆财的细腻还表现在对事的严格要求上,他追求完美,喜欢从容不迫地做事节奏,如果事情紧急,他会觉得遗憾。倘若看过他的木雕作品,就可以十分理解他的这种性格了,几乎他的所有作品,都对细节有着近乎偏执的追求,这使他的作品看起来十分精致。

  黄花梨情结

  实物和照片的差距之大,看黄花梨家具是最生动的例子;如果不是亲眼看“大家之家”的那些黄花梨家具,一定会错过很多为之一振的细节。比如对材料的处理。除了“满彻”,还可以看到“一块玉”、“对开”等现在已经难以见到的稀罕景观。就算几块板拼合,也一定非常注重花纹在视觉上的衔接,给人造成一块板的“假象”。这种高要求,和林庆财长期从事木雕形成的审美习惯不无关系。

  林庆财在表达对黄花梨这种木材的喜爱程度时,用了“酷爱”一词。酷爱的其中一个结果就是,“大家之家”成为了仙游地区乃至全国囤积黄花梨木材最多的企业。“我收黄花梨从1996年就开始了。当时家具行业不比现在,反而是工艺品更走俏。我收黄花梨就是为了雕刻用。只不过,人家都是一堆一堆地卖,不让挑,久而久之,就有了一批黄花梨存料。”囤料的无意之举,让林庆财逐渐成了有名望的黄花梨收购商。都知道他收黄花梨,而且肯出价,很多人手上有料都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他,先问他要不要。“看到喜欢的料,宁肯让人多赚点儿,我也会买下来。”

  在仙游,林庆财的黄花梨艺术馆是地标性建筑。他正意欲把艺术馆打造成一个高规格的博物馆。博物馆的藏品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黄花梨老家具。今年春拍,他以一千两百多万的价格拍走了伍嘉恩的一件旧藏——晚明黄花梨六柱十字海棠纹架子床。这张架子床如今也陈列在他的黄花梨艺术馆内。第二部分是“大家之家”自己制作的黄花梨家具。这部分家具占的比重更多。林庆财看重它们的标本意义。他担心,黄花梨,尤其是海南黄花梨,存量越来越少,如果有一天耗竭,人们还能有个去处去看看。他这里,就是去处之一。

  林庆财对黄花梨极度钟情,使他变得格外惜物。他已经记不清多少次下海南寻料,寻料的过程,充满了传奇。在黄花梨艺术馆二层的臻品厅,赫然陈列着一只黄花梨鼓,直径约一尺半,高约两尺;为整木掏空,鼓面绷鹿皮,鹿角做挂钩,因为经年使用鼓身已经形成厚厚的皮壳,皮壳下依然透显出绚丽的花纹,使整只鼓看上去,内敛而张扬得恰到好处。

  林庆财为了收藏此鼓,曾三下海南。这只鼓为三个村子的共同财产,对世代居住于此的黎族人来说,有特殊意义,每逢村子间商议重大事情才会敲响它。前两次,林庆财都吃了闭门羹,第三次,接待他的几位负责人终于被他的诚意感动,答应以一定的价格让与他珍藏。召集大家开会商议此事时,这只鼓再次被敲响,完成了它最后一次使命。

  在黄花梨资源日益匮乏的情况下,林庆财收藏这只黄花梨鼓对他自己而言或许还有些其他涵义。近年来,他每用一根黄花梨木料都让专人记录,并以公司名义多次向林业部门捐赠海南黄花梨树苗,或许他想借此让黄花梨的生命得以延续。

  对手艺的信仰

  林庆财的父亲林良藻是当地有名的木雕家,其两幅屏雕作品曾被选入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展陈。1998年,林庆财接到人民大会堂负责人通知,邀请他去观瞻父亲的作品。当时正值人民大会堂装修,加上作品有几处开裂,需要修补,于是他跟相关负责人沟通,希望由自己雕刻两幅作品,换回父亲的。

  被换回的作品,如今装在玻璃罩内被安置于“大家之家”黄花梨艺术馆二层廊厅的墙面上。

  林庆财的几位兄弟也都是出色的木雕家,他们的手艺都传承自父亲,而林庆财的两个儿子——林锐群和林锐雄,也受他影响学习木雕多年。此外,林氏家族里的其他成员很多也都从事木雕工作。——这是个有着深厚手艺传承背景的大家族。

  林庆财迄今获得的荣誉不下几十个,中国当代木器艺术领域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是他最耀眼的光环。

  没成名前,林庆财是从苦里熬出来的。“大家之家”的前身是檀香艺雕厂。再之前,用林庆财的话来说,那时候他还是个初出茅庐的手艺人,对生活不抱奢望,唯一的愿望是靠手艺养家糊口。那时候,他苦心习艺,坦然接受一切考验。

  “我办艺雕厂的时候,檀香工艺品在国内还不流行,主要销往台湾、日本、东南亚等地区,为了迎合市场,跑遍了港台和东南亚地区,翻阅了大量资料。我发现关公和佛教等题材很受欢迎,于是开始深入研究,后来成为企业发展的一个契机,同时,也为自己打下了文化基础。”

  林庆财尤其对日本印象深刻。也许和民族性有关,日本客户追求完美,几乎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但正是这种严苛要求锤炼了林庆财的手艺,事实上,这种追求完美的态度被他延续到了以后的创作中,并且成为“大家之家”的企业理念之一。

  如果林庆财外出,回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去办公室喝茶歇脚,而是先下到车间去看工人做活儿,他站在旁边指导,提出自己的意见。“很多东西经历过才知道那种感受,仅凭说是传达不了的。我经常这样要求阿群和阿雄(林锐群和林锐雄)他们,这是大家之家的‘本’啊,”林庆财说。“如果说我信仰什么的话,我信仰手艺。”

  双向选择的拍卖

  10月27日,距离“大家之家”黄花梨家具上拍还有不足一个半月时间。上至林庆财,下至员工,都在为上拍前的准备工作忙碌着。

  我跟他说,与保利拍卖的合作,创造了一次拍卖历史,这极有可能是首个以企业名义上大拍的黄花梨家具专场。林庆财笑起来。为了这次拍卖,林庆财拿出了诚意。在众多拍品中,有一件林庆财的木雕作品——《关公》。

  针对雕刻对象,木雕可分为两种,一种是群雕,另一种是单个表现对象。一位优秀的木雕家,不可偏废其一,因为它从两个角度反映出创作者的功力:群雕,对作品布局有极高要求;单个表现对象,考验的是对细节的表现力。《关公》即为后者。

  近年来,林庆财越来越谨慎出售自己的木雕作品。几年前,一个上海收藏家出高价购买他一件名为《满堂红》的群雕作品,被婉拒,因为不舍得。“现在很忙,精力不够,作品本来也不多,做活又慢,像《满堂红》,从设计到完工用了两年多。”林庆财说。

  除了他的个人木雕作品,家具也一样,有几件本来打算自己留藏的,也拿了出来。这需要勇气。因为这次拍卖作为试水,未知很多,不过,就黄花梨家具目前的市场行情看,林庆财似乎很有信心。“这次拍品的定价都大大低于市场价格。本身‘大家之家’的产品就非常注重性价比,跟市场上的同类黄花梨产品比,‘大家之家’的定价很实惠,这次为了拍卖,标底定得更低。我想这个价格,很多同行也会去拍。因为它不比买料做成本高。”

  现代优秀红木家具企业与大型拍卖公司强强联合,很有可能成为红木家具业未来的一种常态。林庆财对此的看法,显得谦逊。“保利拍卖在国内乃至国际上都是非常有影响力的,我们也想借助这个平台去传播黄花梨文化。我做黄花梨家具,一方面是因为确实钟爱,另一方面也是责任担当推动我去做这件事。其实做黄花梨也不是只有‘大家之家’一家能做;做黄花梨家具不是最赚钱的,还没有倒卖原料赚钱,很多企业宁愿做其他材质,把黄花梨原料拿出去卖。”

  为“大家之家”趟一条路——除了基于这种商业战略考量,林庆财更对黄花梨本身念兹在兹。这次拍卖之旅,从受益程度讲,行业要大过“大家之家”。这是个良性循环,“大家之家”依附于行业,而行业发展到这里,又选择了“大家之家”。恐怕很难说这一切都是巧合了。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林锐群·酌古御今

特别声明:

1、本网 http://www.gudian.com.cn 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古典工艺家具网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深表谢意。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猜你喜欢
重点推荐
百度推广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