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向东·借拍卖向古人致敬

关键字: 来源:大家之家 作者:编辑 2017-05-18 10:31:16 0 人参与
[摘要] 黄花梨新家具专拍,不禁让人联想到近十几年来层出不穷的黄花梨老家具的专场拍卖。将二者放在一起做关照,是个饶有意思的话题。谭向东认为,二者的领域、概念不一样,老家具是从文物、收藏品的角度出发去考量的,新家具则更多地从市场的角度出发去考量,所以说……

  引言:谭向东,古典家具研究学者,纪录片《家具里的中国》撰稿人,受朋友之邀,参与2014保利秋拍“游艺——‘大家之家’当代古典黄花梨家具集珍”专场,负责为拍品把关和撰写说明文字。一个以研究老家具为主的学者,参与新家具的拍卖,是多少有些让人费解的事,在谭向东看来却再正常不过。

  为自我定位

  眼下,很多玩老家具的人跟做新家具的人不打交道,做新家具的人又觉得老家具没什么好玩的,彼此泾渭分明。谭向东却有其特殊之处,作为家具研究者,他对二者都有比较深的接触,无论是老家具的研究、新家具的拍卖,还是当前红木家具行业的发展状况,他都会去关注,以达到比较透彻、完整地了解整个行业的目的。对此,他有着清晰的自我定位,即从研究老家具的角度出发,去做比较系统、深入的分析,从中获取知识,并尝试去领悟古人留存下来的精华,再将之运用到当今的红木家具制作上,以提升其水准。具体到这次拍卖,他希望通过展示当代这些制作精美、有代表性的黄花梨家具,能对这个行业起到一定的引领和推动作用。

  而家具质量上乘,既是谭向东愿意参与此次拍卖的根本原因,也是打动北京保利开设这个专场的主要原因。

  拍卖的意义

  对“大家之家”来说,这场拍卖首先是一次展示,尤其是在资源日益枯竭的背景下,如何通过打造一件好家具来提升木料的价值,体现它的艺术附加值,而不是论斤去卖木头,显得尤为重要,能够有实力、有自信开设这样一个黄花梨专场拍卖,意义非凡。同时,这又是一次检验,成交率、总成交额并不是其首要目的,提高其产品的认知度,让更多的人来检验和评判,从而收获一些有建设性的批评意见,才是重点。“从拍卖的角度去运作,对‘大家之家’来说也是第一次尝试,为的是让更多的人对古典家具所包含的传统文化与理念有所认识。另外就是当代的这些优秀作品,到底好在哪里,通过这个平台他们可以传递这样的信息。过去,‘大家之家’只是一个家具的生产企业,只不过是规模和实力做得比较好,经过十来年的沉淀,有相当一部分好的作品留下来,通过这次检验听到一些不同的声音,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帮助。”谭向东说。

  拍卖看点

  在谭向东看来,从家具的制作角度来说,在当今的红木家具行业里,“大家之家”有相当一部分产品已经达到了一定水准,而且是比较高的水准,例如这场拍卖中的“红酸枝嵌珐琅托泥圈椅带几(三件)”就是经过反复测量故宫原物,历经多次修改而成,又如黄花梨上折式交杌、黄花梨曲尺罗汉床、黄花梨透空门方角柜(一对儿),等等。“这类作品都是非常优秀的,放到市场上是能够经得起推敲的。”谭向东说,“且在黄花梨资源如此紧俏的当下,‘大家之家’的黄花梨家具能够做到全部家具均为满彻,这本身就已经极其难得。”

  在诸多拍品里,让谭向东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有着经典明式风格的几件家具,如黄花梨夹头榫画案、黄花梨霸王枨条桌、黄花梨四面平马蹄足条桌等。其中,“黄花梨顶箱柜(成对儿)”因四柜八门,门心均为整板,且为一木所出,被谭向东视为重器;“紫檀嵌百宝花鸟纹四出头官帽椅带几(三件)”则因其百宝嵌的工艺,被谭向东反复提及。此外,“大家之家”董事长林庆财的雕刻作品“檀雕关公像”亦备受其推崇。

  此次选取的拍品,几乎代表了“大家之家”目前的最高水准,从选材到工艺再到家具艺术,均具有一定代表性,且从搭配的角度出发尽可能多地去展示一些器型,比如书房系列、客厅系列等,坐具类、桌案类、柜架类,各个类别的器型基本都有。“而这场拍卖最大的看点,我认为是拍卖行业能够组织一次这么高水准的当代黄花梨家具专场拍卖,拍品数量众多,且均由一家企业出品,这还是第一次,对拍卖公司来说也是一次比较大的尝试,一次新鲜的尝试。今后也很难再有企业能复制这样的专场拍卖,因为卖木头的只要有好的黄花梨首先想到的就是‘大家之家’会不会收,他们是黄花梨木料储备量最大的企业。”谭向东说。

  虽为本场拍卖的重要看点,谭向东却不认为“黄花梨”会“喧宾夺主”。在他看来,这场拍卖是一次很好的引导,即尽管黄花梨材质非常珍贵,但从家具的艺术角度来讲,这些家具都是非常出彩的,受众会通过这些家具领会材质之美、之珍只是一件好的古典家具的元素之一,而不是全部。“我比较反对‘唯材质论’,从古典家具的角度来讲,其整体价值是包含很多方面的,首要的就是造型艺术和内在榫卯工艺的传承,好材质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这场拍卖并不是要教大家去认识黄花梨,而是在优秀的造型艺术和传统的榫卯工艺的基础上让黄花梨之美得以淋漓尽致地展现。”谭向东说。

  另外一个看点是定价。本场拍卖的拍品定价相对来说都比其市场价格要低一块,以这个价格在其专卖店里是买不到的,这也反过来说明了,指望这场拍卖赚钱,并不是“大家之家”的目的。

  向古人致敬

  黄花梨新家具专拍,不禁让人联想到近十几年来层出不穷的黄花梨老家具的专场拍卖。将二者放在一起做关照,是个饶有意思的话题。谭向东认为,二者的领域、概念不一样,老家具是从文物、收藏品的角度出发去考量的,新家具则更多地从市场的角度出发去考量,所以说它们的价值包括拍品本身都不太一样。“老家具的完整性是做不到新家具这般完美的,经过几百年还能够完整留存下来的老家具几乎是没有的。参与老家具竞拍的人更多的是考虑它的文物价值,它的收藏性(稀有、具备艺术性、完整及流传有序等),或许重点并不是用材的经济价值,这与新家具展现的角度是不同的。”谭向东说,“我个人认为,过去在黄花梨资源相对还比较充裕的时候,老的黄花梨家具不像黄花梨新家具这样还分出海黄和越黄,所以它们可以更多地去考虑木性的适应性,包括纹理的搭配等,现在要想做到这一点就显得相当困难。但就这场拍卖来讲,在材料的选择上是接近古人的选料标准的,即淘汰率高、出材率低,而不是只要是黄花梨就拿过来用。除此之外,在造型艺术、榫卯工艺等方面,这些拍品都是尽可能按照古人制作家具的标准去做,而不是靠胡拼乱凑。某种程度上来说,它们的确像是对古人的一次致敬。”

  论及现今的古典家具行业,谭向东认为其仍旧处在一个尝试的阶段。“绝大多数优秀的作品还是仿古家具,他们都是在优秀的传世古典家具基础上,要么是高度的仿真,要么是局部改良,完全抛开古典家具造型设计理念、可以称之为优秀的作品目前还没见到。”谭向东说,“虽然很多人都在说当代的红木家具应该具备当代的风格,但行业发展至目前,绝大多数都是站在古人的肩膀上去做这些事,我们还没有到达能够成批地涌现优秀设计师的那个阶段。我想只有对古人的家具有了高度的认知,整个行业达到了这样的水准,再加上有一批这样优秀的设计师和工匠结合在一起,才能出现一批优秀的作品,且消费者的审美能力提升至可以欣赏这些作品的时候,才会真正形成这个时代的烙印。现在很多人急于去创新,但没有基础,在文化底蕴、理念、意识等都达不到那个水准的情况下,其实是属于拔苗助长。”

  也许,“游艺——‘大家之家’当代古典黄花梨家具集珍”专场正是这样一份当代人对古人的学业报告,亦是一个通向未来之路的重要转折。

特别声明:

1、本网 http://www.gudian.com.cn 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古典工艺家具网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深表谢意。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猜你喜欢
重点推荐
百度推广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