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安国·谈林庆财,谈老花梨

关键字: 来源:大家之家 作者:编辑 2017-05-18 10:32:51 0 人参与
[摘要]   引言:十多年前,林庆财专程去苏州认识了濮安国教授,后虽相逢数次,却“君子之交淡如水”,不密切,不代表俩人不相知;濮安国早对老花梨有独自见地,为正其名……

  引言:十多年前,林庆财专程去苏州认识了濮安国教授,后虽相逢数次,却“君子之交淡如水”,不密切,不代表俩人不相知;濮安国早对老花梨有独自见地,为正其名,并视恢复中国家具传统文化与美学正途为己任,有担当,更期有希望……

  君子之交

  2002年春夏之交,苏州的荷花还未到花期,濮安国接到一位北京朋友写来的介绍信。持信的人说自己从福建仙游过来,是专程拜访他的。这个人正是林庆财。那年,林庆财42岁,濮安国正值花甲之年——60岁。

  在电话那边,濮安国回忆起第一次见面的情景时,感慨地说:“总觉得那时候大家还都很年轻,现在想想,已经过去12年了”。

  “我当时在学校里教书(苏州教育学院艺术系教授)。他拿着朋友的介绍信,很犹豫的样子。信中说他是搞木雕的,他也给我看了他作品的照片。由于我是研究古典家具的,他这次来,主要是向我请教一些传统家具的问题。那时候,他收了不少(黄)花梨木材,想利用手头的这些材料制作家具。我看他年纪轻,又有技术,鼓励他办个企业,并要先从仿制明式家具做起;传统家具与木雕不同,要注意产品造型、工艺构造。”

  “当时,我感到他是有所感悟的,他告辞时,我把他送到了小区的大门口,他拿出相机说,想跟我合个影。当然没问题,于是就让人帮忙,拍了一张照片。后来我见到这张照片,已经是四年之后的2006年年底。”

  期间,两人在北京还有过相遇。2006年8月,林庆财获评雕刻类“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濮安国作为专家评委参加了这次评选,46个评委被分成多个小组,濮安国并不在雕刻组。“但看到他的作品,觉得很不错。在京几天,他还特邀我去参观了‘大家之家’的北京分厂,这个厂专门加工从仙游总厂那边过来的半成品,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们制作的家具,确是十分注重质量的。他让我做点评,我还是讲了些明式家具的品质要求。因为认识了,这次还在一起吃了顿饭。”

  是年12月,仙游县政府申请“工艺美术之都”的名号,濮安国作为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聘请的专家,赴仙游做评估工作,而“大家之家”也是其中的一站。“新建的展厅很华丽,我记得,他当时陪我走到那张俩人合影的照片下,说:‘这就是和您在您家小区门口照的相,我一直挂在这里。’”

  再后来,为江苏常熟筹建“苏作家具博物馆”,濮安国去仙游考察,林庆财送了一件黄杨木雕人像作品,“人物开脸很好,至今我还仍然珍藏着。”

  在濮安国的印象中,林庆财为人沉稳、低调,这一点,他非常欣赏。虽然他与林庆财的来往并不多,但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却有着深刻的印象。

  文化的继承

  濮安国研究中国古典家具的方式,应属“学院派”。无论是强调明清的黄花梨应该被称作“老花梨”,还是对待整个行业,他始终强调“文化”和“美学”的重要性。而黄花梨历史的研究,虽然已有一些泛泛共识,但很多方面,濮安国认为是要认真商榷的。

  在濮安国的学术观点中,现在人使用的“黄花梨”概念,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老花梨”,这其中,涉及到一个重要的争议,即老花梨究竟产自那里。“产自南海嘛!而不是只产自海南。在一些研究者的著作中,把历史记载中的‘花榈出安南及南海’写成了‘安南及海南’。南海和海南,差别可就大了。南海也可包括海南、越南、甚至于印度西部地区。而且海南的大量采伐主要是入清以后。”

  “这一个严重的差错,可能直接导致今人对于老花梨的认识过于片面,市场更是把这种概念给放大了,言必称‘海南黄花梨’。否定了老花梨的丰富性和历史的真实性。现在很多黄花梨材料中的所谓鬼脸、结疤,用到家具上作夸耀、欣赏,确实有些令人啼笑皆非。”濮安国说。

  古代老花梨家具的一些留存实物证明,在过去,老花梨是不分海黄、越黄的。古时工匠,只把材质的优劣,作为制作家具的考量因素。而现在的选材,很多人都忽略了材性、色泽、纹理的统一。濮安国对此颇感无奈。听闻我们介绍“游艺——‘大家之家’当代古典黄花梨家具集珍”专场的上拍作品,其选材标准都是依照传统美学,不追求诡异绚烂,而是尽量以纹理顺直平滑的大料为主时,他颇感欣慰地说道:“这样就很好嘛!‘大家之家’在这方面还是比较注意的。”

  提起拍卖,濮安国的看法严谨而理性。“拍卖可以,但要看清楚它的目的。利用拍卖炒作某件事物是不值得提倡的,要是能依托拍卖传播发扬优秀的传统文化,推荐真正的精品,那这样的拍卖就是值得鼓励的。”论及本次“大家之家”的专场拍卖,他说:“不要因为是黄花梨,就去拍卖。不能把黄花梨作为前提,否则就喧宾夺主了。材美的同时,不要忘了工巧,这才是最主要的。” 大家之家“以精湛的传统工艺呈现黄花梨之美”的做法,在某一层面上与濮安国教授的学术研究取得了共识。

  文化的传承是濮安国教授一直以来最关心的问题,因此,他对晚辈常寄予希望,也不吝鼓励。“一次活动上,一位小伙子礼貌地上前跟我打招呼,并递上名片,介绍自己是林庆财的儿子林锐群。”初次见面,濮安国就叮嘱他,与同来的年轻人都需要好好学习传统文化,并建议他和朋友可以一起组织一个读书会,专门研究传统家具文化。

  去年,林锐群带着几个年轻人特地到中国红木家具研究院拜访濮安国。“没想到,上次见面后,他们回去真成立了一个研究传统文化的读书会,叫做‘仙作研习社’,说起来,我还算半个发起人。”濮安国在电话那边笑起来,“聊天的时候我还说,你们的父辈文化程度虽然没有你们高,但为你们积累了资金,你们的目的就应该变得更加纯粹,目光更远,不能光顾着赚钱,而要将我们中国家具的传统文化继承下去,发扬光大,再创辉煌。”

特别声明:

1、本网 http://www.gudian.com.cn 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古典工艺家具网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深表谢意。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猜你喜欢
重点推荐
百度推广
搜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