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画家具如是观

关键字: 来源:仙作网 作者:仙作网 2016-10-16 16:55:09 0 人参与
[摘要] 自两汉年间传入中国,佛教已在上千年的岁月轮转中,烙印了华夏文明的基因,与此相对应,佛教主题绘画也成为传统绘画的一大流派,在这其中,除佛像庄严外,亦可见诸多家具器用,本文便作如是观…………

  引言:

  中国古典工艺家具网「www.gudian.xianzuo.com」讯:自两汉年间传入中国,佛教已在上千年的岁月轮转中,烙印了华夏文明的基因,与此相对应,佛教主题绘画也成为传统绘画的一大流派,在这其中,除佛像庄严外,亦可见诸多家具器用,本文便作如是观……

  从宗教到哲学:一味精神世界的解药

  “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在《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中,佛教对信仰的终极意义做出了简明解答。这种解答随着佛教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越走越深,也被赋予了更深层次的定义,时至今日,中国佛教已远非单纯的宗教信仰,成为国人哲学思想中不可分割的一个部分。

  作为外来宗教,佛教进入中国后,经历了一段曲折的儒学化和玄学化过程,在不断抗争与调和中,其原本蕴含的关于思辨和生死的思想得到升华与放大,并被赋予了中国特有的精神色彩。而在表述佛画家具之前,对其精神进行简要了解就显得十分必要。

  宋代,三教合一思潮的出现,标志佛教最终成功融入华夏文明,并与儒家、道家并列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信仰者中更是不乏高级知识分子,甚至文化大家。这里面,离我们最近的就是弘一法师。弘一法师,俗名李叔同,被誉为“二十文章惊海内”的大师,集诗词、书画、篆刻、音乐、戏剧、文学于一身,在多个领域开创了中华灿烂文化艺术的先河,其所作歌词“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即便今日也仍被大众所传诵。然而,正是这样广有建树的大家,到晚年却遁入佛门,对此,丰子恺曾在《我的老师李叔同》一文中予以解释:“(一些关于人生的疑问)你想了一想,一时找不到根据,而难于答复。你再想一想,就会感到疑惑与空虚。你三想的时候,也许会感到苦闷与悲哀。这时候,你就要请教‘哲学’,和他的老兄‘宗教’……所以,李先生放弃教育与艺术而修佛法,好比出于幽谷,迁于乔木,是不可惜的,正是可庆的。”

  精神苦闷,似乎是与文化学识相伴而生的副产品,愈是了解越是苦痛。若在此岸无法找到关于生命的解释与去路时,人们就会循着宗教信仰这个出口,或隐逸山林求仙访道,或苦读经书以求正果。无论那般,祈望的均是精神世界的祥和与安宁。

  在严肃的礼佛行为之外,古代有时还会上演一场华丽的神佛主题cosplay。如这幅丁观鹏绘制的《乾隆洗象图》,图中乾隆爷扮成普贤菩萨模样,赤足坐在圈椅之上,下踩莲花脚踏,注视着玉女、金童、天王及僧侣等人物清洗大象。

  从信仰到世俗:佛教对中国家具的影响

  佛教的传入,对中国古代起居方式产生了深远影响,成为由席地而坐向垂足高坐转变的重要推动力。南北朝时期,连年战乱,民众苦不堪言,佛教之风大盛,凿窟建寺方兴未艾,其时,造像和壁画,皆照搬域外风格,其中,亦可见来自天竺佛国的高型家具,这些家具在敦煌莫高窟、云冈石窟、龙门石窟等石窟壁画和墓壁画上皆有记录。“大量的域外高型坐具,仅依我们所见到的形象资料而论,有北魏菩萨的方形坐凳;有北魏龙门莲花洞菩萨的腰鼓形圆凳;有北魏的双人胡床;有西魏僧侣的靠背扶手椅;有西魏菩萨的靠背扶手椅;有东魏时刻的单人胡床;有北周菩萨的腰鼓形藤凳。”(《佛教与家具》)

  如下图所示,在敦煌壁画中,可见榻、扶手椅等家具,其形象与今日相差无几,比较有意思的是,在高型家具出现的初期,榻的使用方式十分质朴随意,既是坐卧具,亦是承具。

  佛教文化之于中国高型家具发展的意义在世俗画中也能得到印证。晋代顾恺之(348—409)所绘《列女仁智图》,依据刘向《古列女传》中的《仁智传》而作,描述了历代贤德且有智谋远见的妇女,其中有一副描绘了席地而坐的空间场景,主位由“席”与三面屏风围合而成,屏风内绘山水,是彼时典型的空间陈设方式。而到了南北朝时期(386—589)的《列女古贤图屏风》,虽仍以刘向《古列女传》内容入画,但画中已见矮榻。如果将这种变化与佛教在中国第一次兴盛时间互为参照,不难看出其对于中国家具的影响。

  伴随佛教在中原的不断发展,这些异域高型家具也逐渐由宗教范围延展到世俗生活中来,并发展为中国传统家具中的重要品类,其中,由须弥座衍生的箱型家具和束腰家具更是在后世广为流传。

  那些与佛教密不可分的家具

  通观佛画中的家具,以坐具与承具最为常见,如禅椅、供案、香几、凳、榻、墩等,下面就其中一些进行展开说明。

  禅椅

  若要从佛教家具中选出最具代表性的一例,禅椅必当仁不让。禅椅又名“绳床”,唐代高僧玄奘曾在《大唐西域记》中提到,当时绳床已是印度僧众的常见坐具。《晋书佛图澄传》也记载:“做绳床,烧安息香。”在敦煌莫高窟61窟和9窟的壁画上,皆可见禅椅踪影:前者描绘了一幅尘世中人拜谒僧侣的场景,其中一位僧侣坐于禅椅之上;后者描绘了一位僧人独坐于竹林之中。这两幅壁画中的禅椅,观其形制已与后世十分相近,只是尺寸不及后世宽大,且靠背搭脑出头上翘,颇似四出头官帽椅。

  禅椅随佛教进入中国,并在中原汉地繁衍开来,在岁月更迭中,其造型变得更为丰富。如这两幅绘制于宋代的《罗汉图》,禅椅在风格上就出现了明显差异。其一,用材方直,造型方正,靠背与扶手齐平,扶手出头,腿足间施横枨,两侧及后枨位置颇高,前枨低矮,且板状、透雕如意云头纹,四腿与座面相交的角牙处雕饰云纹。整器造型空灵,原木本色,木纹清晰可见,禅意自生。其二,为靠背椅造型,搭脑出头,并夸张的卷曲翘起,后腿上部为仿竹节样式,座面宽厚,腿足形态华丽,牙条及腿足做云纹状,足间有横枨,整器髹蓝绿色彩漆,并绘云纹,风格绮丽,颇有大唐盛世之风。

  榻

  榻的形象最早也是出现在佛教壁画中,彼时,榻的造型结构十分简洁,如上文提到的敦煌壁画中所展示,四条直腿加装榻面,无装饰。而到隋唐之后,箱型结构的榻开始大肆流传。这种榻造型华丽,底座多有壸门装饰,工艺十分复杂。如宋代的《维摩诘像》与《维摩图轴》所示,其中的《维摩图轴》更是被王世襄先生誉为研究家具制作与演变的重要绘画:

  “古代画家很少将家具的细部刻划得如此仔细精到。它使我们看到床围子的制作是攒框装板做。边框素混面起双阳线……框内装板一律用浅色的瘿木……这些做法我们都可以在明代家具中看到,故感到亲切而熟悉,足以说明明代家具如何继承了宋代家具的造型、结构和线脚,包括选料和配料。”

  及至明代,这种箱型结构的榻已难觅其踪迹,在追求精炼的前提下,框架式结构成为后世家具的发展方向,包括《维摩图轴》中的榻,其下部经过简练后,加上屏风,最终演化成后世常见的罗汉床样式。

  凳

  自天竺传入中国,凳的衍生颇为复杂。从四条直腿、无横枨的原初式样,到今日的丰富形态,历经了漫长的演变过程。盛唐时期,佛教迎来了在中国发展的第二次高潮。此时,“凳”类家族中出现了方凳、长凳、月牙凳等。其中,月牙凳堪称佛教与唐代文化结合的典范,其造型端庄浑厚,装饰华丽,与雍容华贵的唐代女性形象颇为贴合,因此俗世之人也竞相使用,今日,我们在许多唐代仕女画中可见其风采,如《捣练图》。

  与月牙凳在唐代盛极一时、其后却难以为继不同,方凳以其温和从容的品性,日渐崭露头角。这幅来自日本绘于江户时代的《罗汉图》,在承继宋代绘画风格的同时,以细腻的笔触描绘了一件禅意十足的方凳:方正的箱体结构、略作修饰的角牙、黑与黄蓝绿的调配使用,让这件家具即便在今天看来仍具有极高的审美和实用价值。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特别声明:

1、本网 http://www.gudian.com.cn 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古典工艺家具网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深表谢意。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猜你喜欢
重点推荐
百度推广
搜索推荐